七弦声冷屠苏暖

CP@阿骨
微博@今天FF7Remake发售了吗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
酒斟时、须满十分。
浮名浮利,虚苦劳神。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あなたに出会わなければ こんなに切なくて
胸を締め付けることもなかった…それでも
あなたに出会えなければ
強さも優しさも 知らないまま
部屋の隅で泣いていた 何も見えずに

【默俏】魔镜魔镜,谁是这世上最适合做我徒弟的人
✦灵感来自这张官图
✦虽然顶着个白雪公主标题但这是美女与野兽AU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云州大儒侠史艳文为了给大儿子俏如来带回他许愿的一本经书孤本,在风雪中迷了路,误入一座看起来就很有文化充满智慧的城堡,想从血色琉璃树上拿下那本故意放上去的书,被一只成了精的高塔死宅绿凤凰关了起来,原因是,他想要一个传人。

听到消息的俏如来自责万分,主动找上门去要和父亲交换,正中城堡主人默苍离的下怀,他一脸冷漠地对史艳文说。

“他已经不再是你的儿子,而是我的徒弟。”

然后俏如来在烛台欲星移和钟表管家杏花君的指引下,认识了衣柜凰后,【老掉牙的】钢琴忘今焉,茶壶玄...

攒了三张草稿,发一发【没人要看谢谢

悄悄发一下给某位太太的生贺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打call【干什么

『这边厢慕少艾刚攀上一块崖壁,欲要取岭上一株花草,却突然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嚎了一声就从陡坡一路滚了下来。好在沿途都是枯枝败叶,不过摔了个灰头土脸罢了,倒是没受什么伤。


阿九那臭小子,就知道说我坏话。


慕少艾苦笑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却首先瞧见了一双锦履。心想这深山老林的该不会遇见什么鬼怪吧。半是忐忑半是好奇地抬起头,眼前这人高冠华发,黑袍裹身, 指尖点漆, 云鬓稍敛,凤目狭长,顾盼神飞,手握着那棵他尚未来得及摘下的青黛,正对着他掩口轻笑。

只一眼,冰消雪融。』

——《云深不知处》


自己写文自己配插,就是这么自得其乐【喂

生日快乐:-3

『请你们,保护自己。』

和过程,
和一些其他手绘【以及过程】
过程没有意义只是正好拍了所以留念而已【喂】

趁大半夜没人

骗到(不是)千粉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

金光入坑也快一年啦,霹雳就更久了,虽然一直都在乱七八糟涂鸦,在赤道挖冰川,实力拆逆热门CP,一意孤行——但还是,红尘有幸能相逢。
觉得自己还是配不上这么多的喜欢和人气,还不够努力,差得太远,不过原本也没有追求这些,不管是写文还是画画,都是兴之所至聊以自娱罢了,能因此得到认同和喜爱,是我之福,也是承蒙不弃。

因为布袋戏认识了很多优秀又有趣的人,有了很多骑虎难下【???】的墙头,也收到了很多真情告白【喂。从以前就一直很喜欢这种,因为热爱相同的事物而相遇相聚的感觉,这份美好的感情催发出更多宣泄交流的载体,大概就被称之为产粮了。

我是那种,不为喜欢的角色,喜欢的CP...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喂】

砚:“怼鹅吗?”

俏:“怼啊。”


门总竟然说我的砚流氓?!?!?

好吧是有点流氓【喂

画了一个月漩涡宝宝,就很喜欢他,喜欢露下巴的美人【喂】

【吃还堵不住你嘴吗!!】
“砚仔,我想找你帮——”
说时迟那时快,砚寒清动作敏捷反应迅速,抄起一块素心软就塞进了俏如来嘴里。
“俏如来,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啊~”

论为何俏如来每逢去找砚寒清帮忙都要胖三斤【没这回事                                  

Nobody will remember all of you like me.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

肝胆洞。

毛发耸。

立谈中。

死生同。

一诺千金重。

【欲俏】沧海·下



夹杂电闪雷鸣的乌云和潮水一同迅速退去,散开的痕迹如同被遗留在滩上的泡沫。天光乍破,席卷过每一处惨遭厄运的土壤,温柔而一视同仁。欲星移抹去沧海珍珑上的水珠,佩剑立时化为光点,随着远去的波浪消失不见。站在他身后的俏如来终于摆脱了水流的压迫,退至他脚下的海潮堪堪没过欲星移的尾鳍,令鲛人长长的美丽鱼尾一览无遗。


 “这处村落以往常被海啸侵扰,如今却风平浪静十数年之久,俏如来以为,这并非偶然。”


 他向着欲星移的背影缓缓开口,鲛人没有回头,似是在等待他的下文。


 “我走访各处,查阅史书,得知近年来未曾大规模兴建堤坝,地质也并无重大改变,村中之人对免于灾祸...

pad这边的客户端还是一次只能发一张图……
pro啥都好就是发图麻烦啊(。
那还有一张楼主就不发了等我哪天想起来再说吧(剑十一

这是一条硬广

今天用小漫画成功把欲俏安利给了一位(也可能是两位)原本不萌的亲友
认真考虑起了要不要建个群【虽然群成员不会超过十个人】
如果真的建了会重新编辑一下这条发个传送门
【醒醒吧这种冷CP群是招不到人的】

好的我真的建了
点击链接加入群【正气山庄水产养殖塘】:https://jq.qq.com/?_wv=1027&k=46a1eXb
群号码:341654427
【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很容易被相星九绝的群名】

都闪开!我要拉郎了!!【喂】
终于有霹雳了我很感动我一直是两头都在萌的但我的手不听使唤【你
最后那个温不知道这边发过没有总之拉他凑个数
我比较喜欢5这个数字但我没有那么多图可以发我也很绝望啊

嘟嘟——(吹口哨)办公室内禁止谈(撒)恋(狗)爱(粮)!!

弁彼鸴斯,归飞提提。
民莫不穀,我独于罹。
何辜于天?我罪伊何?
心之忧矣,云如之何?

【竞俏】Leave Out All the Rest

※Leave Out All the Rest
※竞日孤鸣X俏如来
※金光布袋戏
※现代AU

夜晚十一点半,史艳文还是没打通俏如来的手机。自从上次藏镜人那头出了事,向来无心势力斗争的长子主动提出去叔父那里帮忙,他就担心会有这么一天。但俏如来已经不再是个孩子,有些事,也不是史艳文能插手的,纵然身为父亲仍是无法全然释怀,放下电话的时候,他依然选择了相信俏如来的决定。

    同一时刻,俏如来迷迷糊糊地听见了一声轻佻又粗俗的口哨,夹杂在四周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里不甚清晰。他虽然有些醉了,但还是感觉到身体在外力的施加下从软沙发上被提了起来。陌生的气息带着刺鼻的浓烈...

【竞俏】海洋之露

※海洋之露
※竞日孤鸣X俏如来
※金光布袋戏
※现代AU
 
暖橘色的灯光气氛正好,12度的香槟浸在冰块中,瓶身映出的面容也是同样的冷淡。竞日孤鸣觉得自己活了三十多年,从未如此挫败过。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约俏如来到这里吃饭,这家意式餐厅的招牌就是各种迷迭香的应用,竞日孤鸣认为他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俏如来的反应却是始终兴致缺缺。无论竞日孤鸣从玫瑰送到百合,还是从日料请到法式大餐,甚至每个假日甘心做他的专属司机指哪往哪跑,从企业的内部资料里给他找论文参考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俏如来的表现都是礼貌而疏远,好像承的真是一个长辈的关爱之情。
 
不能这样下去了。
 ...

“师尊,此时此刻,你会给徒儿一个赞许吗”

pro也不能拯救我的耐心……还需要磨练

“大哥你看,对面都是我们史家的竞争对手,你挑个看着不顺眼的,下个季度就先干掉他们公司。”
“小空,不要这么咄咄逼人,我觉得,不如本年度把他们一锅端了吧,也省得他们还要忙活年底的报表,是不是。” ​​​

为什么是商战背景呢?
因为作者的职业病。

攒了五张发一下手绘,照例还是默俏打头阵
谁要的默俏来着
最后有一张霹雳,我还是不想承认那是谁【喂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竞苍】亲情向,亲情向,亲情向。【重要的话说三遍

并不是什么福利

好像突破九百粉了,但是也没什么能回馈大众的东西,这边也不能搞转发抽奖,还是老样子评论里点图吧
挑一张画一下,尽量不要点我雷的,雷的不画,还有可能被拉黑【喂

【欲俏】沧海·中


  “求药?”


  欲星移迎着海浪甩了甩长尾,铺在浅滩上的薄鳍被月光笼罩,更显得莹润剔透,令俏如来想起了鲛绡的传闻,一时竟有些失神。片刻后他又暗自镇定下来,认真凝视着水中鲛人的眼睛,企盼自己的真诚能够乘着沧海月明,传递进那一片深沉茶色中去。而欲星移漫不经心地重复了一遍他的请求,扫过他的眸光像是能盛放世间一切,又不屑于那样做似的。


  “欲星移先生……”


  忧心二弟的病情,俏如来却明白是自己有求于人,即使再如何心急如焚也不可催促。他紧了紧绕在手上的佛珠,在欲星移面前沉默地垂着头,如同等待一场生死攸关的判决。


  “你从何认为我会有你所求之物?”


  “这...

【all(四智)俏】
四老外那个梗
辛苦婶母客串
别问了,我的粉证已经烧完了
明天再去领一火车皮

【策俏】大型猫科动物饲养日记

※大型猫科动物饲养日记

※策俏(公子开明×俏如来)

※金光布袋戏

※现代AU,你猜谁是猫科动物,猜对了有掌声鼓励哦


  这完全就是一场灾难啊。


  打开门的俏如来瞬间陷入了茫然,手里刚买的食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他也顾不上去捡。毕竟,任谁看到这种场景也无法保持冷静——刚搬进去没多久的公寓被翻得乱七八糟,瓶瓶罐罐碎了一地,甚至家具都乱成一团,几个还没清理完的书箱更是惨不忍睹,硬板纸烂的烂破的破,书都摊在地上也就罢了,四下还散落着不知从哪里掉出来的纸页。俏如来一颗心痛得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就被按在砧板上切的牛排一样,怎一个惨字了得。


  他欲哭无泪地捡起一张落在脚...

1 / 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