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誕生の時きたれり、其は全てを修めるもの
戴冠の時きたれり、其は全てを始めるもの
そして、
訣別の時きたれり、其は世界を手放すもの
——Ars Nova.
头像from折射镜太太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欲竞俏】千秋岁03

第三章


  “随后欲星移说:"是我看错了人,还是你师尊教导无方,我认识的俏如来,怕是还做不出诛人九族的行径"——啊,属下该死,竟敢直呼侯爷名讳,请主人降罪。”


  屏风后传来一道悠然的声音,倨傲尊贵几乎深嵌进每个字里。


  “今日恕你无罪,继续说。”


  “是。”


  令狐千里跪在地上,歪了歪头似乎是在回想,片刻后又正色道。


  “侯爷便说:"师叔果真神机妙算,俏如来确实不是对手。或许我的确下不了手屠戮师叔全族,但那个人,就不一定了。"”


  “哈。”


  茶盏落桌的碰撞声同笑声一道响起。令狐千里追随竞日孤鸣多年,自然听得出他此刻分明心情大好,即便刚知道自己被人拿来当枪使,也不怒反笑。


  “这个小精忠,说话真是越发像他师尊了。”



  俏如来负手立在牢门前,这场胜负,他知道自己已经赢了。欲星移在位时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也没能从上任主君手里守住天下,更别提此时此刻已然弓折刀尽,筹码尽失。即使他想再翻盘,也必须得先收下俏如来递上的这杯鸩酒,方能止渴。


   “王不再王,百姓犹是百姓,天下能易其主,却不可无欲星移。” 


  “师侄已从我手中赢走了江山,又何必在乎区区相位,以你之能,大可取而代之,想必那位也乐见其成。毕竟要论德才兼备,师侄亦不输我半分啊。” 


  “师叔过谦了,俏如来无心朝野。只愿……偃武修文九围泰,沉烽静柝八荒宁。”


  无论多少次欲星移凝眸望他,俏如来的身影都飘渺得宛若谪仙。他生而为人似乎便只是为了践行大道,止戈息武平定天下,从不为自己打算半分。智者不惑,仁者不忧,或许正因他在这条路上孤注一掷出生入死,连无情天道,都愿意多给他一分眷顾。


  他在三千微尘中敛眉静立,手捻佛珠,清圣超然,未带兵刃,无人掠阵,仅仅是站在那里,却如同一道欲星移永远跨不过的坎。俏如来此人,便是芝兰玉树雏凤清声的完美注脚,在他面前,任何夸赞都已不再必要。他望过来,用略带期许的目光看着欲星移,他师叔寻遍周身,两袖清风捉襟见肘,除却一个“好”字,便再也给不了更多。


  剑拔弩张的气氛烟消云散,只余一声无可奈何的轻叹。



  “哈。”



  竞日孤鸣听完,也只有一声轻笑作为评语。令狐千里任务完成,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外头紧跟着便传来通报,云州侯俏如来求见。座上那人拂了拂衣摆上并不存在的浮灰,亲手往炉里添了一把檀香,这才含着笑沉声道。


  “宣。”



  如今的云州侯府,便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正气山庄。从前侯府还不叫侯府的时候,老侯爷也还不是侯爷,大家管他叫史将军、史君子、史贤人,而俏如来也还不是世子,军中常唤他作少将军,在外头,倒总是被称一声史公子。 史艳文业已携妻归隐,再不问世事。现下若要唤俏如来作侯爷,莫说百姓还改不过口来,便是史家的下人们也生疏得很。俏如来是出了名的好脾性,自然不拘泥于这些,除却朝堂之上,史公子仍是他最惯用的身份。 


  “你不在乎,孤王可在乎得很呐。” 


  数日前,竞日孤鸣特意为了此事召他前来,坐拥天下的人细细呷了口茶,倚在龙椅上双眼微阖。他看似一副疏懒模样,说起国家大事也总是不紧不慢,俏如来却听得出,他语中那不容抗拒的意味,知晓在这种时刻,万不能拂了他的意。 


  “小精忠如今已然不是过往的身份,该懂得个中区别,若让他人小瞧了你去,孤王的封赏岂不只是一纸空文?” 


  “陛下心意,臣向来知晓。” 


  他顺着竞日孤鸣的话意接了,看对方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俏如来在他开口前便有些头痛起来。 


  “不光要你明白,孤王更要让全天下都明白——你是本朝唯一的侯爷,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也动你不得。” 


  那只养尊处优的手细腻温润,戴着象征王权的绿玉扳指,在贡碗的杯沿绕圈打转,指尖的颜色似乎比瓷器更白。竞日孤鸣的视线从未离开俏如来的脸,相处多年,他早已对这张眉清目秀的面容了如指掌,知晓史大公子每一个细微表情的蕴意。此刻俏如来轻蹙了蹙眉,似乎是在盘算得失利弊,他抿着唇有些犹豫,显然,即将出口的这个主意并非他之所爱,却是上上之选。 


  “依陛下之意,尚须一道册封典礼?” 


  任谁瞧见了竞日孤鸣此刻的表情,都会怀疑他那十数年的韬光蕴玉是否真实,因为他毫不遮掩地将最欢欣愉快的笑意写在了唇边。或许在他心中,唯有面前此人能有资格,得他这份毫无保留的欢喜。 


  “哎~知我者,小精忠也。”



  在俏如来双膝落地之前,竞日孤鸣已经伸手将他扶住,拉了他的手腕让他坐到自己身边。座椅茶盏甚至小食点心都已早早备好,看得俏如来不由得垮了脸色。


  “每次臣来,陛下都要差人备素心软,真是辛苦御膳房。”


  “连小精忠都喂不好,那孤王不是白养他们了。”


  连俏如来都觉得,竞日孤鸣待他,有时甚至过于好了。他们关系特殊,说情同手足有些失了分寸,道亲如一家又多些疏离,但朝野上下人尽皆知,当今圣上与侯爷谊切苔岑。况且侯爷才学盖世,也确实当得起荣宠加身。


  “如何?”


  仿佛刚才不曾听过暗卫回报似的,竞日孤鸣殷切地望着他,待他饮完一口茶,这才语调轻快地问了。俏如来笑笑,吹开几片漂浮的茶叶,轻轻阖上了碗盖。


  “明日,便可恭迎师相回朝。”


  


 


待续

————

终于等到三个男人一台戏了【不是】

评论 ( 18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