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识君如你,三生有幸。
头像from折射镜太太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鱼鳞俏】[点文]30天性幻想DAY11·兽化|02

难以启齿,无言以对,但俏如来清楚地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个别细节比较模糊,却还没到断片的程度。他非常确信,自己差一点就向一个好心好意帮助他的人实施了性侵。

 

现在自首还来得及吗?

 

他全身衣服睡了一夜稍微有点皱,却完完整整并没有离开身体,或者是碎成布条,这意味着并没有实际犯罪行为发生。另一边的床铺甚至没有被睡过的迹象,向他慷慨施救的这位先生显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正人君子,而反观自己……简直是恩将仇报啊。

 

如果现在地上有个缝,他一定会钻进去,并且对天发誓再也不喝酒了。这时候有人敲门,俏如来浑身一震,立刻跳下床理了理衣服,开门见到的自然是北冥封宇。

“昨天……”

“昨天给您添麻烦了。”

这是一番奇妙的景象,清晨的阳光里,两个人面对面鞠躬道歉,想去扶对方的动作又互相撞上,彼此面上都有些挂不住。

“万幸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是……多谢您海涵。”

俏如来耳根子都红透了,看得北冥封宇有些失笑。眼前这个害羞礼貌的青年,哪里还有半点昨夜将自己逼得节节败退的模样,他摇摇头,温言劝慰道。

“不管怎么说,趁人之危都是我的过失。作为赔礼,请务必让我陪您吃顿饭吧。还有……不知我是否有幸,能得知您的名字?”

 

 

欲星移在俏如来的公寓坐了一夜。

 

电话打过去都是关机,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他也不好直接就问到北冥封宇那里去,毕竟对方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什么责任和义务。在犹豫和迟疑中他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俏如来的住处,拿出钥匙时还有些恍惚。过去,他主动来找俏如来的次数几乎屈指可数,都是他的恋人一味等待他,迁就他,为他打算好一切。而他此时难得登门,竟然就要面对可能都换了锁的穷途末路。

 

真正是做人失败。

 

而俏如来终究是俏如来,宽容忍让一如既往。这扇门就像留给欲星移的最后一条退路,他踏上去,或许就会有一线生机。

 

『昨天手机没电了所以接不到电话,我没事,让您担心了,师叔。』

 

一直插着电的手机刚传来震动,欲星移就一把抓了起来,把这两行字反反复复确认了好几遍,才终于松了口气。他缩进俏如来家的沙发里看着最后的两个字,耳边全是以往俏如来这样唤他的声音。有恭敬的、认真的、带着疑问的时候,也有欢愉的、甜蜜的、微微发抖的时候,甚至床笫之间……欲星移长叹了口气,向后倒在靠背上,伸手抹了把脸。

 

事到如今,还在想什么呢。

 

 

接过名片时俏如来心中狠狠一跳。北冥封宇或许不知道俏如来和欲星移的关系,俏如来却对他们二人之间的交情一清二楚——这个篓子真的捅大了。

 

“这件事我不会向任何人多言,史公子大可放心。”

 

北冥封宇向他笑得坦坦荡荡,似乎看出他的局促,连语气都放柔了许多,俨然是一个慈爱温柔的长辈。

 

“我和令尊其实也算旧识,早就听闻史公子青年才俊芝兰玉树,可惜至今都无缘相见,也是有些遗憾。”

 

“承蒙您抬爱……俏如来受之有愧。”

 

“不必过分自谦,我倒是觉得,确实是虎父无犬子啊。”

 

本来不过是寻常的客套,但想起昨晚耳朵尾巴全暴露了个遍,这句话就似乎别有所指了。俏如来的脸红得发烫,只好举起杯子喝水试图掩饰,好在北冥封宇也不是促狭的人,调笑了这么一句便不再相逼,之后的对话便都只是些家长里短,普通地关心小辈而已。

 

平心而论,北冥封宇和俏如来所知相差无几,确实是一个稳重可靠又充满魅力的领导者。他能够体会欲星移是用什么心情始终追随辅佐在他身边,为他鞠躬尽瘁不辞劳苦。因为这个人值得被那样对待。他身上确实有些上位者的积威,却毫不骄矜,反倒谦冲自牧务盈守虚,令人不由自主坦诚相见。

 

眼下俏如来和欲星移已经不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他也就不必像以前一样保持和他师叔身边人的距离。欲星移虽然没有明说,俏如来却觉得他似乎不想让身边的人窥探他的感情,暴露他的弱点,于是始终把自己隔绝在欲星移的人际圈外,不过问也不好奇。或许这个距离保持得太好,以至于产生了不必要的隔阂。

 

当然,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我虽然有四个孩子,现在他们倒是一个比一个住得远。觞儿自从有了女朋友,性子似乎收了些,却是没时间和我多说半句了。”

 

“令公子我也还算认识,他如今和飞渊姑娘万事顺利,封宇先生大可放心。”

 

“那倒也好。”

 

北冥封宇笑笑,目光却盯着俏如来不动,他回了一个有些不解的眼神,对方便轻咳了一声。

 

“史公子和觞儿年岁相仿,倒是成熟稳重不少,我十分羡慕史君子能有这般出色的儿子。”

 

俏如来的脸又红了,他立刻明白了这句话的言下之意,这是中年危机的父亲想找人商谈啊。就算他们不是经由昨晚的事情认识,俏如来也断然不会介意调停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但加上这件事,又是因为自己的过失差点铸成大错,帮这个忙几乎就是分内之中的事了。他有些为难地斟酌字句,想要不暴露自己尴尬心思地接下任务,北冥封宇却向他摆了摆手。

 

“史公子别多想,我并不是想让你去劝告觞儿什么,我的家务事自当由我来操心。我只是……觉得和史公子十分投缘,今后也想多走动走动罢了。”

 

对面的青年微睁了睁眼,像是没有料到他竟然会这么说。北冥封宇将语调放得极轻,似乎怕惊扰了什么潜藏的东西,他微带着笑,缓缓问道。

 

“以及,我称呼你俏如来,史公子会介意吗?”

 

 

要说卑鄙也好,不择手段也罢,他完全是在利用俏如来的愧疚,北冥封宇心里明白得很。从此和俏如来不再往来,装作是从未认识的陌生人,对彼此而言才是最好。但昨晚俏如来意乱情迷的那一个吻,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现如今,仍在他心中掀着万世惊涛。北冥封宇是个果断的人,一旦决定了的事便必会去做,即使明知面前是逆流,也要闯上一闯。不去尝试,就永远只能一成不变而已。

 

他其实还没想好要对俏如来做什么打算,他们才刚认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但北冥封宇却感觉,他已经永远无法把俏如来的名字从心里抹去了。

 

“如果再有机会,俏如来必当登门拜访。致歉……也致谢。”

 

“不必等待日后,就今天吧,就当关爱留守老人,如何?”

 

是有些太心急了吧,那孩子露出了困扰的表情,脸色倒是又红了几分。北冥封宇确实认识史艳文,印象中史君子虽然进退有礼,脸皮却还真没这么薄。再怎么说,俏如来也实在太容易害羞了,对他人的好意都有些不敢承情似的。这么得人疼的小辈看在北冥封宇眼里,自然能更得几分怜爱,他刚想收回之前的话,却见到俏如来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就,却之不恭了。”

 

 

史艳文从政多年,对家里很难有多上心,幸好俏如来自小聪明懂事,始终帮他操持。戮世摩罗的叛逆估计救不回来了,他跟老爹闹翻了脸,逢年过节却好歹还会向他这个大哥报备一声。雪山银燕倒是好不容易没有养歪,眼看着还是家里第一个要脱离单身的,真是可喜可贺。若说家庭问题,俏如来自己也有一大堆,都是独自硬抗没人能说,身边多个可以商量的长辈也是好事。他乖巧听话,一直很受各位前辈的照顾,但像北冥封宇今天这般示好的确实没有几个。因为昨晚的事情,俏如来本就心里有愧,要他百舍重趼他也在所不辞,更别提对方这么恭恭敬敬地邀请了。他一向善于识人,即便没有从欲星移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单看北冥封宇至今的表现,俏如来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抬起头,看见北冥封宇欣慰的笑意,不知为何,脸上似乎又开始发烫起来。

 

不会是着凉了吧,俏如来这样想着。


待续

评论 ( 16 )
热度 ( 5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