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爱我所爱,自由自在。
头像from草十二太太(我的女神)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默俏】Spellbound(HPAU|R18)

※Spellbound
※默俏(默苍离×俏如来)
※HPAU,R18,丧心病狂的迷情剂PLAY,原梗来自@山供诗笔总眉愁 管锥总裁。

※祝连清生日快乐

  像这样一瓶迷情剂,如果是在默苍离的课上制作出来,早就已经被打不及格了。手法粗糙,剂量不够,只需要稍微调整一下配方,就可以…… 

  默苍离摇了摇手中喝了一半的南瓜汁,抬眼看着瑟缩在座椅中的俏如来,那双湿漉漉的金色眸子里满是哀乞和恳求,以及,默苍离绝不会错看的,爱慕和信任。 

  只可惜,现在那双眼睛已经被药物控制,他所注视的,又有多少是自己呢。 

  俏如来却不知道他的教授在思考什么重大难题,对他而言,此刻光是维持理智就已经要用尽全力了。药效发作得很快,他的视野和大脑都开始出现令人目眩的幻觉,陌生的名字和身影占据了心底深处最隐秘美好的位置,让他像溺水一样陷入了深沉的绝望。 

  喝下那杯散发着抹茶味道的南瓜汁之后,俏如来几乎是立刻做出了反应。他先拿着剩下的液体冲进办公室交给了默苍离,然后头也不回地强迫自己去盥洗室吐了半天,现在弄得满脑袋晕晕乎乎的,还要捂着嘴防止自己在恋人面前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直到默苍离将一杯散发着奇怪味道的——如果那深咖啡色还冒着泡的东西能被称之为水的话——杯装水凑到他嘴边。俏如来仰起头可怜巴巴地望向他的教授,默苍离却是一脸不容拒绝的坚定。 

  “喝了它。” 

  俏如来痛苦地闭了闭眼,行刑似的张开嘴,任由对方把整个杯子里装的东西都灌进了自己口中,连吞咽的动作都仿佛是在回味那难以言说的味道。唯一能令他稍觉安慰的,大概就是默苍离随后压上来的吻了。湿润的舌尖带有一丝东方茶叶特有的苦涩,凛冽如同那人波澜不惊的表情。这个吻几乎算得上粗暴,气势汹汹的舌尖卷着每一滴残余的怪味液体逼迫他吞下,使得俏如来在缺氧和委屈的双重作用下忍不住落了泪。像是感受到他的哭泣,默苍离微微退开了一些,伸手拭去了他眼角不自觉的泪水。俏如来用力眨了眨眼睛,随后便又是铺天盖地的吻,急切得不同以往,带着一种宣示主权般的理所当然。 

  到俏如来被吻得昏昏沉沉的时候,默苍离又渡了一口蜂蜜水给他,可怜的少年像惊鹿似的颤抖着,被默苍离安抚地拍着脊背,好不容易才放下了心,乖顺地由着他的教授挑开他粘在嘴角的发丝,擦干他嘴边的水迹。内心令人不安的躁动终于平息下去,光怪陆离的幻觉也都没了踪影,俏如来刚松了一口气想站起来,却发觉双腿酸软,使不上一点力气,直直地跌进了默苍离怀里。 

  在小腹泛起诡异灼热的同时,俏如来听见了他在自己耳边低哑深沉的细语,严厉苛责,一如既往。 

  “俏如来,你知道,你一共犯了几个错误吗?” 

剩下的点我


评论 ( 15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