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爱我所爱,自由自在。
头像from草十二太太(我的女神)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缺俏】如归

※如归
※缺俏(缺舟一帆渡×俏如来)
※金光布袋戏
※现代AU,灵感来自恋爱三十题·牵手


  “承蒙缺舟先生关照,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

  尽管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缺舟和俏如来在别人眼中,仍然是礼貌疏远得令人费解。难怪剑无极说他们是相敬如宾的古板情侣代表,弄得俏如来脸红得不知如何是好,还是缺舟出面解的围。

  这次缺舟送了俏如来佛学文物展的门票,还亲自开车来接送,这种在普通情侣间十分寻常的事情,也让俏如来有些忐忑不安。缺舟明白他的顾虑,不厌其烦地向他说明自己并不会因此而觉得麻烦,却依旧能感觉到俏如来的生硬和拘谨。他这般青涩在缺舟眼中倒是十分可爱。比起俏如来,他也没有多出几分恋爱的经验,不过虚长几岁,知道一些理论知识罢了。但即使明白荷尔蒙分泌的原理和过程,通晓每一处化学反应,缺舟也还是无法向自己解释清楚,看见俏如来向他回头微笑时,心中充溢满怀的感动幸福,究竟从何而来。


  “佛履?”

  “传闻中初祖达摩的遗物。初祖只履西归访遍天下,建立佛之一国,并以达摩金光塔为其入口,佛履,便是指引。”

  同为佛学的研究者,俏如来平日便时常会向缺舟提出疑虑,缺舟也一向都会巨细无遗地向他解释。俏如来曾笑着说,缺舟先生堪比一个移动图书馆,还自带语音解读,被对方宠溺地摸了摸脑袋,回了一句俏如来专属,又红着脸不说话了。

  此刻他们停留在一件饱经风霜的文物面前,这只有些脱线的草鞋历尽劫难却经年不朽,不知是保管得宜,还是冥冥之中确有佛力庇护,以期引渡更多沉沦苦海的芸芸众生。

  “除去佛履之外,这次最有价值的展品就是紫金钵了。”

  “缺舟先生也是为此而来?”

  “是。”

  俏如来低下头若有所思。他知道缺舟有一件藏品,名唤无我梵音,是一座微型醒钟,粗估也流传了千年之久,价值连城,但平日却无法发出声音。他曾向缺舟问询原因,得到的回答便是缺少一件东西,紫金钵。

  “其实无我梵音并非无声,只是你们都听不见罢了。六个时辰,也就是十二个小时,无我梵音便会自动奏响,或许,这世上只有我才听得到吧。”

  缺舟说这话的时候,微笑中略带着苦涩,俏如来皱了皱眉,敛了神情有些不忍地按上了他的手背,却收到了对方略带惊异的目光,吓得他以为自己做错了事,要收回手,又被紧紧握了回去,包覆在另一双手掌之中。

  博物馆人来人往,难保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俏如来脸皮薄,略带羞涩地挣了挣,缺舟才似终于反应过来,道了一声抱歉,松开了他的手。这下气氛便有些凝滞,他们一改方才低声细语讨论典故资料的神态,隔了一段距离沉默地路过一件又一件法器文物,一直到会场的尽头,也是人最多的地方为止。

  “前面应该就是紫金钵了,来都来了,去看看吧。”

  凑在俏如来脸旁耳语了一句,还未待他双颊红透,缺舟就势如破竹地拉着他的手钻进了人群。俏如来在他身后唤了一声缺舟先生,急切又窘迫,带着一股无可奈何的羞涩,听得缺舟心里像是天光乍破,映照出盛开的万千朵昙花。


  邀俏如来到此,并非只是一场约会,他的目的是紫金钵,也并非只有紫金钵。自缺舟出生之日起,无我梵音便已出现在了他的家中,每十二个小时一次钟响,却只有他一个人听得到。每次钟鸣的时候,总会有破碎的记忆流入他的脑海,有时是与他相关的,有时又是毫无瓜葛的其他人的记忆,有时是佛学经文、道理掌故,有时又是兵法学识、天文地理。他花了很多年才理清了头绪,也花了很多时间,从混乱繁杂的记忆里拼凑出了一个俏如来。

  他仍未知道俏如来在那些记忆中为何如此鲜明,从第一次钟响时,这个名字就像要融进他的灵魂一样烙上了他的意识。他明白,他的一生,都在等这一场相逢。

  而俏如来对此一无所知。


  拨开最后一层人群的时候,缺舟发现自己的心脏从未跳得如此飞快。他无端想起了和俏如来初见的情景,干净清秀的青年笑得腼腆而温柔,和他记忆中身着白纱袈裟的僧人一般无二。

  他说,我叫俏如来。

  一个名字,敲响了一百零八道钟声。

  我们从未见面,我却已经见过你太多太多次。



  “铛——”

  这一声响彻整个会场,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俏如来愣了愣神,被缺舟扣着五指牵在身旁,看见层层玻璃罩保护的高台之上,除了紫金钵,还有一座小钟。

  “无我梵音……为什么……?”

  “这才是我真正想带你来看的东西,我想让你听见,我听见的声音。”

  俏如来不知所措地看向缺舟,对方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以示回应,伸手拭去了他脸上无意识落下的泪水。对于俏如来会因此而想起什么,缺舟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因循那些记忆的指引,他却知道他有这个使命,要让俏如来听见这道钟声。

  这是解脱的唯一方法。

  他迷茫过,徘徊过,挣扎过,也犹豫过,他甚至一度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谁,是否真实存在,他是否只是那只无故事的妖怪,自欺欺人地编织着一个又一个故事。但他自始至终都未曾忘记的,也不曾在他所有的怀疑面前动摇的,便只有一个名字。

  “俏如来。”

  缺舟用他最温柔的声音把失神的青年重新唤醒,俏如来却仍有些混乱,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庞杂的记忆却又一闪即逝,不可捉摸的悔恨和悲痛都太过沉重,却像一片掠过湖面的羽毛一样,转眼消失无踪。他控制不住地溢出了泪水,却不知那些眼泪从何而来。缺舟握着他的掌心将他搂进怀里,轻柔抚摸着他的后颈,直到他终于平静下来。

  “但是缺舟先生,无我梵音……”

  “不需要了。”

  “可是你说过,它对你而言十分重要……”

  “已经不需要了。”

  人群的骚乱停下了,一切又都归于平静,钟声也不再响起。俏如来眼中映出缺舟的微笑,如同迎接无边黑暗里唯独的一盏光明。

  
  “因为,你来了。”

  



评论 ( 8 )
热度 ( 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