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爱我所爱,自由自在。
头像from草十二太太(我的女神)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竞俏】海洋之露

※海洋之露
※竞日孤鸣X俏如来
※金光布袋戏
※现代AU
 
暖橘色的灯光气氛正好,12度的香槟浸在冰块中,瓶身映出的面容也是同样的冷淡。竞日孤鸣觉得自己活了三十多年,从未如此挫败过。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约俏如来到这里吃饭,这家意式餐厅的招牌就是各种迷迭香的应用,竞日孤鸣认为他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俏如来的反应却是始终兴致缺缺。无论竞日孤鸣从玫瑰送到百合,还是从日料请到法式大餐,甚至每个假日甘心做他的专属司机指哪往哪跑,从企业的内部资料里给他找论文参考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俏如来的表现都是礼貌而疏远,好像承的真是一个长辈的关爱之情。
 
不能这样下去了。
 
即便是竞日孤鸣,也会有失去耐性的时候。俏如来此刻坐在他面前姿态优雅地切着羊排,将滴未滴的酱汁被柔软粉嫩的舌尖舔去,和肉丁一起被送进他嘴里。竞日孤鸣看得口干舌燥,甚至羡慕起这只羊来了。俏如来却一无所觉似的,专心致志应付着眼前的食物,心无旁骛的程度看得对面的人发出了一声叹息。他抬起头来,有些疑问地看向竞日孤鸣,对方却露出了温柔的笑意,朝他伸出右手姆指,用指腹在俏如来的嘴角轻擦了一下,随即又收了手,迎着他的视线将指尖放在唇边舔了舔。
 
“沾到了?”
 
俏如来吃东西一向小心谨慎,动作又十分得体,因为家庭的缘故,他从小就被教导各种餐桌礼仪,从未在这种场合失态过。他有些紧张地低声发问,竞日孤鸣含笑的回答也从善如流地压得更低。
 
“没有。”
 
满意地看到俏如来略带嫌弃的无奈表情,竞日孤鸣索性放任自己笑了出来。经了这番戏弄,俏如来不动声色地将身体向后移了移,竞日孤鸣看在眼里也不点破,反倒像是觉得十分有趣似的,连饭都顾不上吃,只是一味盯着俏如来,笑得满脸春风得意。
 
在被竞日孤鸣正式追求之前,俏如来曾经是他的助理。论起这段孽缘,他不过是去自己教授那里交论文的时候,碰上了竞日孤鸣也去找默苍离对局。刚好快到实习期了,默教授便把俏如来直接推给了这个号称担任孤鸣财团首席顾问的非亲非故之人。竞日孤鸣当场就想推脱,奈何能动摇默苍离想法的人还未诞生在这世上,俏如来捏着论文遥遥望向他,竞日孤鸣便回了一个谦恭和善的微笑,算是应下了。
 
而到竞日孤鸣办公室报到的那天,俏如来才猝不及防地发现,他被讨厌了。且不说那些故意堆得像山一样的文件,光是从架子上拿本特别难找的书给竞日孤鸣这种事,他都做了不下百遍,更别提端茶递水,处理过分专业而且繁杂冗长的内部事务了。比起他在教授手下经历的那些,简直是不相上下。
 
俏如来那阵子忙得焦头烂额,学校方面要应对默苍离的铁血教育,实习单位又遭到上司的残忍剥削,真是有苦难言。但让竞日孤鸣惊讶的是,哪怕被他无来由地刁难了三个月,俏如来也未曾发出一句怨言,甚至没有质问过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而俏如来的办事效率和能力,也确实连竞日孤鸣都挑不出一丝毛病。文书策划滴水不漏,大事小事都一视同仁认真对待,人际关系更是难不倒那条三寸不烂之舌,里里外外什么都得管,即使忙出了病也硬要死扛着,真是像极了他那个导师。
 
万事总有转机。
 
就在实习快结束的时候,俏如来陪竞日孤鸣去谈一单生意,原本一切都已谈妥,散会的时候俏如来却在角落被对面截住了,那人态度强硬,也不知是要挖角还是别的什么。竞日孤鸣在电梯口冷眼旁观,未出声也未出手,直到俏如来一脸不耐地推开了对方要离开,结果被拉住了手腕。一向以好脾气著称的竞日孤鸣冷着脸就冲了过去,将自家助理一把拉到身后,三两句话问清了对方想要实行潜规则的意图,当场就撕了合同。
 
回公司的路上,俏如来低声说道,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竞日孤鸣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他看着窗外一路倒退的风景也不答话。最后他们在目的地停下,司机下车要为他们开门的时候,俏如来却凑到竞日孤鸣的耳边,带着笑意说了一句。
 
“嫉妒这种感情,真是丑陋啊。”
 
第二天竞日孤鸣就收到了俏如来的辞呈,他一时错愕,都忘了实习已至尾声。姚金池推门进来,他一句俏如来话到嘴边,也只得硬生生吞了回去。而一周之后,俏如来便在校门口见到了西装笔挺倚着保时捷的竞日孤鸣。他手里拿着一束至少有十多斤重的玫瑰,脸上的笑容令默苍离教出来的研究生都有些浑身发寒。
 


待续

评论 ( 10 )
热度 ( 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