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爱我所爱,自由自在。
头像from草十二太太(我的女神)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砚俏】Love Don't Die

※Love Don't Die


※砚寒清x俏如来


※现代AU


※金光布袋戏


※标题来自The Fray-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正是市中心人最多的时候。砚寒清从地铁口出来,见到路边小摊上卖的是正当季的番茄,就停下脚步多看了两眼,摊上的阿嬷面色一喜,还没来得及开始推销自家地里甜美多汁的蔬果,人群中便传来了骚动。


刺耳的音响轰鸣声毫无预兆地响起,周围花花绿绿的电子显示屏也同时熄灭,在咒骂声和恐慌中,砚寒清攥着一个番茄抬起头来,正对上面前一栋大楼铺了半面墙体的电子屏上,向他浅浅微笑的白衣青年。


以白得不真实的幕布为背景,戴着白色兜帽的年轻男子并未露出面容,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市中心每一处电子产品的显示屏幕上,所有联网的手机和电脑也未曾幸免。被强行终止的通话和连线引发了骚乱,正在进行的一处采访也被迫停下,好在记者和摄影师显然身经百战,几乎是立刻将镜头转向了屏幕中的影像。

而在同一时刻,上官鸿信带领的侦查组也已经得到了线报,他一言不发地盯着投影上的实时画面,如同捕手屏息凝神,等待猎物上钩。

『大家中午好,对于打扰诸位这件事,俏如来深表歉意,但这项讯息,还是要麻烦各位传递给该收到的人。』


摊上的阿嬷年纪一大把,似乎有些老花,虽然和砚寒清一起看着屏幕,却是搞不清楚状况。而边上几个高中生打扮的女孩却已经开始尖叫拍照,脸上丝毫不见惊惧,反倒充斥着狂热的迷恋。


“这不是那个!!”


“是俏如来啊!传说他要偷的东西从不失手,甚至警察局那个年轻有为长得也很帅的上官局长还为了他成立了专案组,亲自带队呢!但是,就连他也没能抓到过俏如来!”


“而且而且,他偷的东西都是私藏的文物,最后都会出现在各大博物馆,完全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去盗窃呢!”


“虽然从来不露脸,但是他真的好帅啊!只看下巴就能猜出那张脸有多好看了!我要晕倒了呜呜呜——”


砚寒清显然招架不住少女春心的连环暴击,他在阿嬷感激的目光中付了两个番茄的钱,提着塑料袋就继续往前走。经过了变声器处理的温润嗓音从每一处音响设备中钻出,和画面一起无孔不入地环绕在他的周身。


『还是和过去同样,星期天晚上八点,我会取走寄放在孤鸣集团大厦顶楼,北冥家族的始帝鳞。希望大家届时不要太过影响交通,也要注意人身安全,尤其是你——』


从数码产品体验店正对着大门的液晶屏上,砚寒清看到了他的口型,俏如来莹润如玉的下颌堪称唇红齿白,脸颊的线条柔顺得趋于完美,他的唇瓣微微开合,读出那被刻意消音的两个字。


『师兄。』

看到这里的上官鸿信轻笑了一声,嘴角露出一如既往的自信笑容,倒是让整个作战室的组员都有些不寒而栗。画面以一个黑底白字的卍纹结束,还是俏如来发出犯罪预告的通常风格,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上官鸿信挥了挥手示意分析和追踪的任务继续进行,随后从衣架上取下风衣,披上就出了门。


“师弟,你知道,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

干扰信号消失之后,人群的骚动却并未散去,所有人议论纷纷的话题,都是同一个对象。砚寒清不喜欢凑热闹,挑了一条小路绕开了人潮,却仍是不可避免地听到了众人议论俏如来的话语。


“这也太不把法律当回事了……再说那两个财团也不是好惹的。”


“但他偷的东西本身也都是未注册的文物,每件他都送到博物馆,从没听过失踪或者损坏啊。”


“盗窃本身就是犯罪,怎么能因为结果就姑息纵容。”


“年纪轻轻地做点别的多好啊,看他也是个聪明人,怎么就……”


“这几年来他偷了不下几十件文物了吧,从来没人能抓到他,他真的只有一个人吗?”


……


“唉。”


砚寒清叹了一口大气,停下急匆匆的脚步转过身。在小巷里跟了他两条街的人向他一笑,伸手要从口袋里掏出什么,砚寒清却瞬间作出反应,将手中的番茄往天上一抛,一个箭步冲到那人面前,用手刀劈向他的手腕,打火机和烟落地的时候,砚寒清也伸出了手,刚好接住那两个毫发无损的番茄。他迎着那个人有些不满的视线,挑了比较小的那一个,毫不客气地塞进了对方嘴里。


“不准抽烟,俏如来。”

坦然暴露在阳光下的青年有一头银白的半长碎发,鬓角扎着几条暗辫,辫尾缀着小小的银铃。他的双睫赤红,映得一对琥珀色眸子熠熠生辉。那是一张见者倾心的面容,温柔沉静,惹人喜爱,清秀得甚至有些雌雄莫辨。俏如来从善如流地咬了一口嘴里的番茄,舌尖绕着唇线滚过一圈,吮去那些残余的汁液,纯然的天真下,却是带着轻微促狭的笑容。


“砚仔,我饿了。”

待续


评论 ( 11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