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爱我所爱,自由自在。
头像from草十二太太(我的女神)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欲俏】Heartbeat

※Heartbeat

※欲俏(欲星移×俏如来)

※金光布袋戏

※现代AU


  

  墨家研究院的师门宴也和日常工作一样,充斥着血雨腥风。一年的繁忙好不容易结束,默苍离的脾气却没有缓和半分。玄之玄照例积极爬上舞台,唱歌却依旧找不到调,一如既往被轰了下去。默苍离带头把忘今焉灌得神智不清,临近退休的老大分分钟扔掉拐杖,开始老泪纵横。而试图进一步搞事的凰后,全靠铁骕求衣拼命拉着,才没闹出个什么好歹来。


  俏如来作为小辈,甚至没得到喝酒的许可,他安安静静地在默苍离身边正襟危坐,对面谈笑风生的欲星移,却让他错觉自己把果汁喝成了伏特加。


  

  就在前几日,他收到了来自对方的告白,简单的玫瑰和小卡片,理性有余,浪漫不足。研究所下班的时候俏如来被欲星移堵在门口,面对花束他有些不知所措,最尴尬的是他的老师,研究所的所长默苍离,就跟在他身后。所长锐利如刀的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逡巡,几乎能把欲星移切成生鱼片,俏如来见状只得打圆场搪塞过去,稀里糊涂收下了花束,却没有正面回应他的师叔。


  今晚的欲星移看起来并无异常,与往日一样讲着无伤大雅的冷笑话,拐弯抹角地取笑玄之玄,微笑着饮下一杯又一杯度数不低的白酒。然而,始终没有往俏如来的方向看哪怕一眼。他的老师不负众望把满桌的人都怼了一遍,在哀鸿遍野中鸣金收兵,心满意足地坐回椅子上,余光瞟了瞟对面自己徒弟的绯闻对象,低声在俏如来耳边说了句什么,听得他差点噎住。


  欲星移家的地址。


  “这副样子,他今晚非醉不可,就交给你了。”


  语气也还是那么理所当然,不由分说。

  


  拉着烂醉不醒的欲星移在酒店门口打车的俏如来,再一次觉得自己老师简直料事如神。他师叔的体型比他精实得多,俏如来扶得十分吃力,开车门的时候,他本想将欲星移放在后座,自己坐到副驾驶,却因为脚步不稳险些摔倒,整个人都压在了欲星移身上。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将俏如来淹没了个彻底,他甚至听得见,有别于自己的,欲星移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在司机无心的催促下,俏如来只好顺水推舟坐在了后排。他好不容易把欲星移倚在靠背上安置好,车子一个拐弯,他师叔就又东倒西歪,丰神俊朗的额头差点磕上车窗。俏如来忙不迭地将他揽向自己,欲星移一沾上他的肩膀,却好像粘住了一样,几番被推开也还是不依不饶地靠了过来,最后他师侄也没了办法,尊老爱幼地牺牲了一路,给他做人肉靠垫。


  昏睡的人呼吸绵长而平静,欲星移看起来酒品很好,不哭不闹,不多话也不发疯,面若冠玉的脸上俊逸不减半分,只有酒精的气味喧宾夺主,为温文的学者平添了一丝狂气。俏如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凝视欲星移的脸,变幻的灯光打进车内,不得要领地描摹着他挺拔的鼻梁和优美的唇线。俏如来看得出神,不知不觉甚至红了脸,等他反应过来,便不敢再将视线落在欲星移身上,转而默念着佛经,欣赏窗外模糊的景色去了。



  俏如来捏着手里的钥匙,有些局促地推开了欲星移家的门。他的师叔不知是过于自信还是算无遗策,那一束玫瑰花里躺着的,不仅仅是一句“You Have The Key Of Me”,确实还真的有一把家门的备用钥匙,俏如来因为一直想着有机会要还给他,鬼使神差地就带了过来。又拖又拉地,好不容易才把欲星移放到了沙发上,俏如来觉得自己大概已经没有把人带去卧室的体力了。他环顾了一下师叔家里典雅大方又不失气派的装潢,手里攥着这座房子的钥匙,犹豫再三,还是把那小小的金属物端端正正放在了茶几上。


  进门的时候他胡乱按了一通开关,此刻客厅厨房浴室,大大小小的灯都七零八落地开着,他坐在欲星移身边,别墅区的晚上消停得很,他却隐隐在静谧中,察觉了一丝躁动。

他俯下身去,灯光下欲星移的睡容不甚安稳,微皱的眉心染着些许苦闷。俏如来按下搏动的心跳,闭上眼睛,在他额上,豁命般地落下了一个吻。



  天旋地转。


  被欲星移一把按进沙发里的俏如来还搞不清状况,温润的舌尖利刃般破开他的唇齿,深入腹地,挑拨他的神经,吞噬他的理智。火热的手掌和胸膛与他紧紧相贴,带着凌乱的酒气,将他捉入罗网,一举拿下。


  “你太没有防备了,师侄。”


  欲星移舔了舔嘴角,压在他身上脱起了衣服,俏如来恍然大悟却进退维谷,一句带了气愤的欲师叔话到嘴边,却被那人带着笑意,用手掌捂了回去。


  “哎~师侄,师叔醉了,可听不清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继续卡肉

评论 ( 17 )
热度 ( 5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