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誕生の時きたれり、其は全てを修めるもの
戴冠の時きたれり、其は全てを始めるもの
そして、
訣別の時きたれり、其は世界を手放すもの
——Ars Nova.
头像from折射镜太太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1P杀戮天使Zack

2P咖喱

3P炮哥

【为什么我的萌点跨度这么大

【我也不知道


是说杀戮天使这个名字分分钟让我想到創聖のアクエリオン

【出会わなければ 殺戮の天使でいられた】

【不死なる瞬き持つ魂 傷 つかないで 僕の羽根】

【この気持ち知るため 生まれてきた】


感觉自己现在画的都是将来肯定会变成黑历史的东西,就像现在看两年前的画只能面红耳赤地说出一句我的天哪

……好想摸板子啊

【羊策】二十四节气·大寒

2.大寒


沈琸捡到李青当日,纯阳宫天降大雪,非鱼池畔素白如沙,滴水成冰。

若不是沈琸替出门撒欢的仙鹿抖雪时,巨细无遗地看了它的蹄子,伤成一个血人的李青只怕是早就喂了霜狼了。李青被埋在雪里,艰难地瞧着那白鹿引来主人深深浅浅地踱到跟前,唇边挂着咯出的血,想要说话,却吃了满嘴的雪片。对面那道长穿着厚重的月银皮裘,拄着一柄白花儿桃李伞,身前身后皆是密密麻麻的雪幕,看得李青竟是敛不住眼底的笑意。

真他妈的好看。


沈琸也不作声,只是微微倾身将伞倒向李青的上身,好歹替他遮了劈头盖脸的大雪,动弹不得的人骂骂咧咧啐出一口雪水,却是抬头冲他笑得眉眼弯弯。

“在下天策府无忌营校尉李青,承蒙道长搭救...

【羊策】二十四节气·雨水

1.雨水


茜色天空之下,瓢泼大雨连绵千里,却浇不灭漫山遍野的狼烟烽火。风声夹杂着野兽的嚎哭席卷而来,似是比这雨更能凉彻心头热血。焦糊味,硝烟味,血腥味,尸体的腐臭,泥水的甘苦,通通混着在一起,在鼻尖、口中弥漫开来,挥之不去。

耳畔杀声震天,战鼓擂擂,四肢却和感官一同在性命相博的厮杀中被逐渐麻痹,杀到最后,李青只是本能地去用兵刃确认面前的活物再也无法动弹,把眼中所见的一切敌人斩尽杀绝。远方传来鸣金收兵的鼓声,身边飘扬着破碎难辨的旗帜,他却站在血流成河的尸首中央,披着一身被血水染得瞧不清颜色的铠甲,温柔地摩挲胯下燎原火焰色的鬃毛。

——竟有一丝莫名的虔诚。...


无常(花明)03

03

他原本尚未猜到此人身份和目的,却未见白子渊使出什么手段轩辕社便向他门户大开,甚至连自己这个臭名昭著的邪教教徒也不曾过问,陆长歌当即判定他来头不小。各处管事更像是都敬他三分,这更令陆长歌不解,按理以他这接散活暗件的路子,八竿子也打不着这么了不得的人物,况且他向来知晓分寸,纵是取人性命也不涉及什么城主统领,抽身更是干脆利落从不勾连,不曾招惹过什么麻烦人物,就算想查他来历抓他把柄,也得握住什么有利的证据才是。他自是不会再将这人当作那个还须他出手相救的落难书生看待,却始终无从料想白子渊对他设套的缘由。


难熬的沉默中只闻得两人的微弱呼吸和包扎的布料响动,陆长歌绷紧了弦努力冲破周...

无常(花明)01

01

远处的脚步声越发鲜明,藏身在暗处的人却并不动作,静谧中只听得细微的滴水声,是血。


陆长歌自入中原孤身闯荡至今不过半年,干的是明教老本行,刺客。也接过几个难办的单子,大都有惊无险。小伤大伤也有之,好在他行事手段皆得师门真传,干净利落,狠辣果决,是以未曾遇过性命之虞。而此番刺杀的目标来头不小,虽已得手,陆长歌却被一路散骑追杀了近百里,连礼金都还没顾得上去取。此刻濒临绝境,已是避无可避。

外头搜寻他踪迹的动静持续了有半炷香的功夫,起初马蹄嘶鸣人声鼎沸,他还能静心隐匿气息寻机逃脱,不知为何一片嘈杂却渐不可闻,反倒令他全身紧绷不知所措起来。

听得巷口一道清浅步声越发逼近,陆长歌反手倒扣...

除草,最后一张少侠女装注意

专注草稿九百年,大部分是古剑和J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