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识君如你,三生有幸。
头像from折射镜太太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蓬莱枯死三千树,为君重满碧桃花。


【植物部分有参考】

弦管千家沸此宵,花灯十里正迢迢。

如果画完就是新年明信片了


不能白拿其他太太的片儿是不是【喂

总之想要的留个言吧画完就删了这条【。

仨小时磨了一张板儿,给情缘儿换的新头像XD

今天看到【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觉得特别适合他

手里拿的是昙花XDDD

填两个坑

第一张一半是去年画的

第二张的梗来自史密斯夫妇的电影海报

【你,是我的半身,种种痛苦,想必感同身受。】

依稀记得这张没有在这边公开过……也可能是我记错了

懒得画完【。】

参商[恭苏]05

※游戏向

01

02

03

04


欧阳少恭的医术确实十分了得,即使有过一番近乎往日重演般的折腾,百里屠苏的伤势也迅速得到控制,并且飞快地好转了。不过数日,他便在欧阳少恭表情生硬的默许下重新回归了侠义榜前列。而今日,百里屠苏立在江都闹市口沉默地看着榜单,单手支住下颔,感到有些头痛。

【近日有妖物盘桓山中,以幻术魅惑人畜,死伤数人,牲畜若干,还望各路大侠施以援手。】

几日前的幻觉再次浮现眼前,杏黄衣衫的青年笑得恍若隔世,并不真切的面容几乎要融化在日光中,只一个眼神便搅乱了他清澄如水的心事。百里屠苏摇摇头,默念了两句静心诀,将盘旋在头顶的阿翔唤回来,便凭着传送术法向榜中...

强行安利…………

听了魂总的《此生愿》,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若沧海 化桑田

天地不朽 故人归否?

昆仑巅 日月长 我遥望 那远方

眼底软红千丈 掌心一点微光 指引你还乡


画面感太强,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还是,画了【。


感觉要吐魂了,画舅舅缓解压力,衣装来自 @婆娑海 家的男式旗袍

大概可能也许会是灵异事件趴的设定(whatever

忙死了忙忙忙死了o<--------<

每日恭苏03伞

立夏已过,一场又一场阵雨理所当然般地时时造访,欧阳少恭看着中庭内东倒西歪的盆景绿植,终究是坐不住。两柄纸伞早已在手边躺了许久,阻挠他出门的理由却只有一个——百里少侠闹别扭了。

少年自前几日因为他的索求无度而一整天未能下床之后,便终日奔波于侠义榜,有时甚至连面都见不上。夏日炎炎,风寒之症四处频发,欧阳少恭自己也忙得焦头烂额,今日眼见着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征兆,回过头去,却并没有能够出言提醒带上雨具的人。

——受苦的自然是桃花谷外的那些山妖精怪,欧阳少恭怒火牵连之处寸草不生,有倒霉的更是直接被一道掌风扫回了原形,连空中的潮湿雾气都似乎因他而更为沉重。

自顾自发了半天脾气,青年还是无可奈何地拿起

每日恭苏01用温柔而色气的方式把对方唤醒

隐约的鸟鸣将黑甜的梦乡悄然撕开一个裂口,亮白日光便争先恐后地涌入眼中,百里屠苏犹疑不定地挪了挪指尖,才终于寻回了些身体的主控权。

“……少侠……”

欧阳少恭自是乐得看他在自己身下呢喃辗转,晶莹黑眸兀自不肯睁开,鬓边散发如同泼墨山水洒在榻上,衬得淡色肌肤与点点红痕越发醒目。青年俯下身垂眼审视将醒未醒之人,似是被蛊惑了一般伸手描摹他的面容,眼中遍布视若珍宝的怜惜。看着那人因昨夜过度劳累而流露的疲态,欧阳少恭却是生出了一股暖融的满足,待到意识过来,已是忍不住将唇瓣印上了那些稍有褪色的痕迹,将这宣示占有的旌旗重新树起。

少年的耳廓向来是软肋,不过轻声呼气——看吧——便泛起了可爱的粉色,连带着四肢都因这温柔的...

再也不想去微博发图系列

别问我什么时候会上色【。

任霜雪化作眉间长风。

上色将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参商[恭苏]04

※游戏向  

上文

※含有和谐内容,请移步子博客并破译密码后阅读

※继续求催←

乌蒙灵谷·红叶湖

 

“云溪,你慢点,仔细脚下……”

黄衫少年被硬牵着袖子,满脸苦笑地看着面前小兽般精力过剩的孩子,却料不到他回头露出个大大的笑容,似乎又加快了脚步。

“我等你好久了,你今天才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韩云溪身上的银饰在转身时打作一团,铃铛似的叮咣作响,不知是否因为今日阳光太过强烈,那荧荧点点的碎光晃得欧阳少恭竟有些失神。侍立在终于停下脚步的韩云溪身边,他微笑着将那孩子头上的木面具拨弄到一旁,使它避免了坠落的厄运。而韩云溪却顾不上那许多,...

参商[恭苏]03

※游戏向  

上文

※继续求催←


似乎早已对他的到来心知肚明,百里屠苏迎着那轻不可闻的脚步声走了过去,一抬眼,面前便是焚寂的剑尖。

欧阳少恭面上尚且带笑,仿佛用剑指着百里屠苏眉心的另有他人。云中传来一声高亢的鹰唳,百里屠苏甚至未曾眨眼,直直地看向对面的杏衣青年,缓缓抬手吹了一个哨音,阿翔便悠悠地落在了他的肩上。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不退不避,也并不出言质询。山巅四处遍布融雪,却不知为何,至此方才觉出了些许寒意。

“……多谢先生,替我了结此案。”

对几乎要刺进眼中的兵刃全然视若无物,也不顾身后那妖物尸体残留的一地血污,百里屠苏缓慢而坚决地与欧阳少恭擦肩而过,只一...

参商[恭苏]02

※游戏向

上文

※继续求催←

百里屠苏自梦中醒来,方知那一声拨开迷雾的呼唤乃是虚幻,他有些赧颜,暗自责备了自己对那人太过轻信,复又生出了些对重蹈覆辙的担忧。

此时天已大亮,欧阳少恭应是有意令他熟睡至今,往常无需侧耳便喧喧嚷嚷的外厅医庐此刻却全无动静,百里屠苏回忆昨夜情形,神情微变,却最终定格为疑惑。

昨日欧阳先生未曾提及今日外出事宜,却为何将医馆关停,还不知所踪?

迷茫之下,他翻身下榻,披上外衣便要出门,行至院中隔断,却见欧阳少恭自小径绕过假山而来,手里正收拾着一柄纸伞。

“少侠怎么这便起身了,对所受之伤全无顾及的病人,可切莫责怪在下收手不医。”

出言狠辣,神情淡漠,确是欧阳...

参商[恭苏]01

※游戏向

※再不发出来我都要忘了这篇文了

※求催←

参商-[恭苏]

 

自蓬莱一战以来,他与欧阳少恭已在人世间辗转漂泊了数百年,百里屠苏不知那人使得如何手段收束自己的魂魄,亦不解欧阳少恭何以维系自身魂魄之力,每每试图询问,对方却无意相告。至百里屠苏恢复意识,天地间已了无故人。欧阳少恭曾避开他的目光,淡淡道:“少侠可自往青鸾峰,道界传言紫胤真人已退隐该处,再不过问红尘之事。”言下之意太过明白,“你心里有那个师尊,他未必还惦念着你”。百里屠苏并未出言应答,只仰起头颅,看漫天桃花胜雪,春风如旧。

 

百年来,二人甚可堪得一句相依为命。山野草庐之中偏安一隅,问诊揭榜,...

我只想说,我们很为姑娘考虑了,也很体谅姑娘的心理和生理状态,希望姑娘也为我们想一想,请问这种事情和大大小透明有什么关系,而且原本就没有这种的区别,哪怕不是同在一个圈萌一个CP,所有的人也都是平等的,一直咬着身份定位不放不知道是太自卑呢还是想博取同情。姑娘觉得被冤枉了,玻璃心了,伤心难过了,婆娑海太太被素不相识的人口诛笔伐,她会不会难过,草木太太也一样莫名其妙变成加害者,被扣上子虚乌有的高帽,请问她们会不会伤心,我不明白现在这个平台是不是谁先喊冤谁就会被重视,不明白澄清声明的文章是不是都被断章取义,只希望当事人和围观的人都能一碗水端平,彼此多给予一些善意和关怀,而不是遇事直接上前指责哪一方的过错...

除草,最后一张少侠女装注意

#恭苏# POWERLESS VOL.03

先生吐槽研究院开会不发水那句简直笑死(我的重点被阿翔吃了(X

婆娑海:


【架空】古一古二全员有,军paro


梗和插图来自于  WB:@墨声如昨_五十日的友情  LO: @墨声如昨 



致我的魔法师先生!



This is not the end, this is not the beginning.
Just a voice like a riot rocking every revision.

他在血色缭乱的梦境中不断坠落。

    有...

#恭苏# POWERLESS VOL.02

“先生,带我回家”_(´ཀ`」 ∠)_

婆娑海:

【架空】古一古二全员有,军paro

梗和插图来自于  WB:@墨声如昨_五十日的友情  LO: @墨声如昨 


谨将此文献给Korn太太!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and back,

Until the end of time,

No one can stop me if they try.


第二章


    欧阳少恭喜欢步行在这一片浓密得几乎遮天蔽日的森林中,于...

【少侠累不累,要不要歇会儿?】【先生辛劳一日,还有好几位重病患者未能得药,屠苏怎能先行歇下,还请先生莫要取笑。】

专注草稿九百年,大部分是古剑和J3

觞苏原作向R18PWP短篇完结】【顶风作案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姑且放个图】【冷CP不喜勿喷】

子博客到底怎么用我不懂啊【X

沧海龙吟仗剑行:

七夕的图拖到现在我也是蛮拼的………………

文字:【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秦观·《鹊桥仙》

深夜放大招【。【古剑兰苏注意】【超级草稿流】大概是小兰单箭头苏苏的故事:D【画得我眼睛都要掉了【。

天了噜我今天刚想起画堂春最适合他们俩了就看到这个TAAAAT买买买!!!

桂圆红枣组:

恭苏本《焚琴·煮剑》一宣MV

VIA: @流浪强盗 

红枣桂圆组


欧阳大哥哥和一堆草稿

1 /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