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誕生の時きたれり、其は全てを修めるもの
戴冠の時きたれり、其は全てを始めるもの
そして、
訣別の時きたれり、其は世界を手放すもの
——Ars Nova.
头像from折射镜太太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我永远喜欢公子开明555

and我好想食策俏

【默俏】Whatever it takes 02

※Whatever it takes

※默俏(默苍离×俏如来)

※血族AU,架空17世纪欧洲背景,设定有参考《吸血鬼:千年潜藏》和《夜访吸血鬼》系列。


Episode 02


  这是一个停满了棺材的地窖,虽然从斑驳的墙壁上能够看到烛台的痕迹,却并没有点灯。一队身着黑衣的人聚集在此,神色凝重,面面相觑。


  “我想大家都听到传闻了,那么就言归正传……”


  他们当中地位最低的也是仆从,甚至还有几位身为长老或是亲王。毫不夸张地说,身在此处的人无论哪一个,都是能够在一座城市里呼风唤雨的存在。


  “今天召集各位不为别的,正是关于那位大人现身于此的谣言...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默俏】Whatever it takes 00-01

※Whatever it takes

※默俏(默苍离×俏如来)

※血族AU,架空17世纪欧洲背景,设定有参考《吸血鬼:千年潜藏》和《夜访吸血鬼》系列。


Episode 00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系点图滴无心捏~( ̄▽ ̄)~*

熊猫有参考捏~

我见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

假装我家是一个七夕有粮的CP【。

懒得搞特效了把这个烂摊子留给明天的我吧【喂

※【风/花月】注意

月:二哥?

花:耶~二哥给你摘西瓜籽而已~

风:好你个荻花题叶,说好一起吃瓜,你居然偷偷吃豆腐!

是我流蜜汁修罗场【。

是默老师的【角色成长过程问卷】

含有【默俏】请注意

让一个色盲上色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

调色挽救了一下车祸现场,稍微好一点…………

给朋友画的

其实我还没补到他【我怎么老干这种事

和山山太太换粮的狐俏

————

玄狐:说要给我扎辫子,但是你到底行不行啊?

俏:俏如来虽不擅此道,应该也许大约……没问题吧……?

“贵客请自…………重。”

————

砚:我刘海都要变形了(心碎

但还是任凭俏为所欲为【停一停

【欲竞俏】千秋岁05

第五章


  正气山庄是出了名的忠烈门第,即便如今已改换了云州侯府的牌匾,这武将世家的肃穆峥嵘,依然不曾清减半分。不必说特意圈出的演武场和一路陈列的兵器架,仅仅是从那些清雅简朴的院落布置,四面八方的松柏修竹,便可窥得一二。


  当初和史艳文父子同朝为官,虽说次数不多,欲星移也曾经到府上叨扰过几回。史艳文贤名远播,待人处世更从未失过礼数。他若前来,必然是被奉为座上宾,不说虚席以待,好歹也是扫榻相迎。现如今欲星移人都站到俏如来面前了,这位天下人口中颇具乃父风范,青出于蓝人中龙凤的云州侯爷,还在一边喂鱼,一边摆弄他前日递的拜帖,见他来了,这才施施然笑道。


  “师叔,久见了。”...


是底特律AU,谈崩专家俏如来【停一停

枪械参考:伯纳德利P-018

【欲竞俏】千秋岁04

01

02

03

——

第四章


  竞王府被抄的那一年,京城迎来了一个滴水成冰的冬天。人都说是满府的冤屈无处安放,只得化作风刀霜剑侵肌刺骨,遥寄一丝含恨而终的悲哀。


  十八年过去,至今还有放归的宫人、坊间的老者,记得当初堆金叠玉的竞王府,和府上那个雏凤清声的小王爷。据说这位小王爷天资非凡,下得一手好棋,年仅十二岁便已位列国手,更兼聪明机警、博闻强识,假以时日必是国之栋梁。


  而这曾经口耳相传的风流人物,再如何国士无双,也只因宫中一道饱含猜忌的杀令,便烟消云散了。


  竞日孤鸣站在屋檐下,浮动的雪片落了他半身,四下宫人都被他遣去门外候着,倒是难得这般清静。...

非常感动了,立刻建群。

这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四智俏群,虽然我们面对的是金光最顶尖的智者团队,但是群里的画风大概天天都是讲相声吧……

【I will let you go.】

——————————————


最后一张默温,以后不会再画。

我画过的每一张都是对这两个人的思考和理解,每一张都不是CP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问心无愧,但是创作的过程对我而言实在是太过痛苦,以至于承受不住。

因为珍视这两个人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非常欣赏他们对彼此的态度和想法,所以才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我认为他们将会是永远对立却始终平行的存在,从任何一个角度、在任何一个世界观,我都无法接受他们成为恋人关系,但我将会一如既往地喜爱和期待他们同框。

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能够逼迫我,是我始终不愿意向自己妥协,一定要画出自己心里的想法才甘愿。在这...

我只剩你了。

突然想起来似乎没发过这个(黑历史)

给洛惟斯太太砚俏本画的图

现在看已经完全可以拿去烧掉了呢

我觉得自己的画可以用来烤火.jpg

【鱼鳞俏】[点文]30天性幻想DAY11·兽化|02

难以启齿,无言以对,但俏如来清楚地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个别细节比较模糊,却还没到断片的程度。他非常确信,自己差一点就向一个好心好意帮助他的人实施了性侵。


现在自首还来得及吗?


他全身衣服睡了一夜稍微有点皱,却完完整整并没有离开身体,或者是碎成布条,这意味着并没有实际犯罪行为发生。另一边的床铺甚至没有被睡过的迹象,向他慷慨施救的这位先生显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正人君子,而反观自己……简直是恩将仇报啊。


如果现在地上有个缝,他一定会钻进去,并且对天发誓再也不喝酒了。这时候有人敲门,俏如来浑身一震,立刻跳下床理了理衣服,开门见到的自然是北冥封宇。

“昨...

【鱼鳞俏】[点文]30天性幻想DAY11·兽化

※30天性幻想DAY11·兽化

※鱼鳞俏(欲星移/北冥封宇×俏如来)

※金光布袋戏

※现代AU,背景有参考左京亚也原作《黑猫男友》系列,内含私设。


  这家咖啡店他和俏如来一起来过很多次,他年轻的恋人喜欢甜食,哪怕喝咖啡的时候也是一样。这家店的特色就是白咖啡加奶盖,他们每次来都必点。当初俏如来喝下去第一口时候的表情,欲星移记得清清楚楚,那是幸福到能发光的灿烂笑容。而此刻,他看着面前已经空了的座椅,轻轻拿起对面那只喝了一半的马克杯,极为慎重地抿了一口。


  真苦啊。


  俏如来与欲星移同样,都是精明算计理智清醒的人,彼此之间自有默契无需多...

这个半数以上都超龄的问卷只能改名字了【喂】

提示:作者点燃了粉证。

大夫没关注我撸否应该看不到,负债摸鱼真是刺激【喂】

【动作有参考浪客剑心电影版剧照】

昨日出东城。试探春情。墙头红杏暗如倾。槛内群芳芽未吐,早已回春。
绮陌敛香尘。雪霁前村。东君用意不辞辛。料想春光先到处,吹绽梅英。

——苏轼·浪淘沙

自是浮生无可说,人间第一耽离别。

【默俏】环太平洋AU

【战斗服设计部分参考原作,部分参考以前看过的萝卜片,基本是瞎掰,不要深究科学性,不存在的】

**

新来的学员在讨论教官们的事。
『什么,你竟然不认识默教官和史教官!』
『联邦最强之剑,制胜王牌,模拟和实战都无一败绩,至今保持着各项最高记录,十年来没有人能打破他们的数据,他们是创造历史的传奇英雄啊!』
『听说默教官入伍的时候综合数值高得离谱,当年甚至没有人能和他匹配,还有几个学员在和他进行同步测试的时候承受不住精神压力直接退出了项目。』
『太可怕了吧!默教官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
『幸好我来得晚,不需要和默教官进行同步测试……』
『可不是嘛,相比之下,史教官简直平易近人得不敢相信。』
『说起史教官,他...

风俏了解一下。

虽然画得很烂,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喂】

【欲竞俏】千秋岁03

第三章


  “随后欲星移说:"是我看错了人,还是你师尊教导无方,我认识的俏如来,怕是还做不出诛人九族的行径"——啊,属下该死,竟敢直呼侯爷名讳,请主人降罪。”


  屏风后传来一道悠然的声音,倨傲尊贵几乎深嵌进每个字里。


  “今日恕你无罪,继续说。”


  “是。”


  令狐千里跪在地上,歪了歪头似乎是在回想,片刻后又正色道。


  “侯爷便说:"师叔果真神机妙算,俏如来确实不是对手。或许我的确下不了手屠戮师叔全族,但那个人,就不一定了。"”


  “哈。”


  茶盏落桌的碰撞声同笑声一道响起。令狐千里追随竞日孤...

【欲竞俏】千秋岁02

第二章


  他初见俏如来那时,史家大公子还不过是个孩子,随他父亲沙场归来的时候,风尘仆仆霜雪满身,要害之处分明打满绷带,一根脊梁在马上仍是挺得笔直。欲星移被贬外放,正好在京城郊外,与他们父子二人不期而遇。


  那年秋天,他打马过护城河,残阳如血,马鸣风萧,一身功过无人能说。正如欲星移知晓那是他的师侄,俏如来也识得这便是他素未谋面的师叔。史艳文在一旁点了点头并未开口,俏如来深深看了他一眼,侧过身子抬手抱拳,欲星移苦笑一声回了个礼,举头便见史家整队骑兵皆已列阵,齐齐朝他行礼。


  “恭送师相。”


  身后城门大开,暮色四合,欲星移没有再回头。


  而今,站在他面前...

1 / 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