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请务必阅览置顶
——
年更写手,业余画画,爱我所爱,自由自在。
头像from折射镜太太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All俏】Carnival of Rust 00-01

※Carnival of Rust

※神蛊温皇/欲星移/砚寒清×俏如来

※架空古希腊奇幻AU,存在大量人外神话要素,可以说是没有一个是人类

※标题来自 Poets of the Fall -《Carnival of Rust》

※警告:本文为一般路过PWP,含有3P/4P成分,通篇不可描述,请做好心理准备后观看



  

  #00

  I feel in that was given

    我从你处收获的恩宠

    A blessing never meant for me;

    绝非我理所当然应有;

    Thou wert too like a dream of Heaven.

    你宛如一场天国绮梦,

    For earthly Love to merit thee.

    尘世爱情不配去攀求。

  ——乔治·戈登·拜伦

  

  #01

  

  远洋船今日带回了一件轰动全城的大货,为了能将它活着送到神庙,议会不得不派遣多达数十人的小队前往接应,用于运输新鲜水源、木桶、药品、饲料等等用具,只求能将这件祭品安然送给那位神祇。

  

  这座城邦的守护神是一条白色火龙,祂曾在诸神黄昏之时挺身而出,拼尽全力降伏一只灾兽,替周边大大小小十余个城邦挣得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彼时天地动荡、四海鼎沸,恶兽蛇人呼风唤雨为害一方,众神为末日奔走、疲于应对,而白龙不过偶然路过此地,却不忍见生灵涂炭,在与其厮杀鏖战整整三天三夜后,终于将之封印在与现今神庙隔海相望的岛屿上。

  

  距离封印一事已过去数百年,城邦的市民们却仍旧对当年的惊天一战津津乐道,口耳相传着那位龙神的传说。据闻祂曾在雷电中吞吐火焰,将敌人坚若磐石的鳞片悉数融毁;也曾破空穿云利爪当风,击碎敌人的防线如摧枯拉朽。史诗写祂:英勇善战、不惧艰险,仁慈悲悯、兼爱众生,保佑整座城邦风调雨顺,免受战火侵蚀至今。因此,城内上上下下,无论男女老少,无论贵族或是奴隶,都对祂敬之爱之。但凡有谁从自然中获得了什么珍奇宝物,都会首先赶往神庙,送去祂的祭坛,感念神的恩赐,亦是向神分享自己的喜悦。

  

  今天也是如此。时至傍晚,神官们正在将今日要献上的祭品一一清点,依照顺序送入神庙正殿之中,其中压轴的便是这只塞壬。它不知为何受伤昏迷,沿着洋流漂泊时恰好被渔网缠住,这才被捕上岸。幸而它醒来时已被封闭在桶中,四周的守卫也都听从神谕,用蜡封住耳朵,仅通过手语交流传递信息,并没有给它造成威胁的机会。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议会还是下令把塞壬尽早送至神庙,将其生死交由那位定夺。

  

  惨遭厄运的欲星移很想开口自证清白,表明他并无加害城邦的意图,但这位守护神教给子民应对危机的方案委实太过齐备,他完全无法可想。且不说周围每个人都自发装聋作哑,令他无法探听出任何情报,便是作为他牢笼的木桶,也封得严严实实,只留了几个出气和走水的孔洞,哪怕他想——尽管他并不愿这样做——通过色诱的方式去突出重围,都是极为困难。因此他只能躺在水中养精蓄锐,通过猜测来应付可能发生的任何局面。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面对一只残暴的食人野兽吧,他这样想。

  

  

  (中略)

 【加密部分详见poipiku神秘代码204029】

  

  

  月光洒进神庙中庭时,俏如来终于从岛上脱身,降落在专为迎接他而建成的广场之上。神蛊温皇已启程前往东方寻俏如来的师尊对弈,原定今晨出发,结果光是道别就花了一整天……只是回想起今天的经历,他就觉得后腰隐隐作痛。


  轮值的神官们侍立在神庙两侧,虽然等待许久,却并无半句怨言。见到神祇现身,他们便极为虔诚地依次跪了满地。俏如来收拢双翼从云层的阴影中走出,一身龙鳞在月光下闪闪发亮,映得周身亮如白昼,神性的光辉令人不能逼视。他微微垂首,沉默地聆听信徒为他献上祭品的仪式流程,宛如一尊横亘古今的雕塑,见证一切、无所不知。


  典礼结束,神官们领受完新的神谕后,纷纷躬身鱼贯而出。偶尔有几个新上任的,还不习惯面见神祇,一步三回头地偷偷看向他。俏如来并不在意,甚至轻轻摇动尾巴尖招呼他们,结果双方都被老神官抓个正着,他倒是立刻装作无事,也没人胆敢数落于他,那几个年轻神官,却是热热闹闹被逮去领罚了。


  好的,接下来,得想想拿“这个”怎么办了。


  俏如来歪了歪头,小心翼翼地从祭坛正中央将木桶刨出。神官们比起城邦卫队的军人,忠诚有过之而无不及,应当已经遵循他所言,在桶内混入了催眠药粉,防止塞壬蛊惑神职人员。但拜某人所赐,距离俏如来原本预期的时间已经超出太久,药效是否还在着实难以保证。若是早已醒来,这名塞壬却一言不发,或许是……另有图谋。


  俏如来提高警惕,向木桶吹出一道龙息,刚好把桶身化为灰烬。桶内包裹住那塞壬的海水在空中一滞,随后如泡沫般炸开,顺着雕满彩绘的大理石地板,流淌至他的脚下。


  于欲星移眼中所显现的,是被称为神迹亦不为过的情景。


  浩渺月光以星辰为纱,为面前美到无法形容的白色巨龙笼上了一层薄雾,晕开在地面的水迹反射出粼粼波光,汇聚成一幅如诗如画的倒影。那琥珀色双瞳充满沉静的慈悲,沉默如皎月、清朗似明星,令欲星移产生一种错觉,仿佛天上地下、世间万物,俱是领祂光辉而生,皆要承祂恩泽而活。


  他突然觉得有些失策,刚刚应当和那些神官搭话才是,至少,得要件衣服穿上。但现在才想到确实太迟,因为他已经听见俏如来开口。


  “师叔?”


  欲星移长叹一声,感慨自己实在是做人失败。


  “师侄,久见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7 )
热度 ( 27 )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