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弦声冷屠苏暖

请务必阅览置顶
——
年更写手,业余画画,爱我所爱,自由自在。
头像from折射镜太太
管理人:七赤|CP@阿骨

【All俏】Carnival of Rust 02

※Carnival of Rust 02

※神蛊温皇/欲星移/砚寒清×俏如来

※架空古希腊奇幻AU,存在大量人外神话要素,可以说是没有一个是人类

※标题来自 Poets of the Fall -《Carnival of Rust》

※警告:本文为一般路过PWP,含有3P/4P成分,通篇不可描述,请做好心理准备后观看

  

  #02

  

  应俏如来盛邀,欲星移借养伤之故暂留岛上已有数日。他师侄照顾起人来无微不至,甚至不知从哪里翻出了众多珍稀药材,为他雪中送炭。在此期间,他也从俏如来口中得知了他百年来的近况。

  

  正如欲星移身为鲛人却被错认成塞壬,俏如来如今的样貌也都来自信仰与传说的加持,民众对于龙神的想象与敬畏混入他的神格,方才塑造了他用以现世的这具化身。因缘际会之下,他阴差阳错化解了一场灾祸,便一直作为守护神侨居在此。

  

  欲星移至今依然记得,初见俏如来时,他修行尚浅,甚至不能化形,像条小蛇似的缠在默苍离腕上吐信。如今竟也成了一方神祇,真是造化弄人、天意难测。

  

  他养伤之处位于岛中内湖,四周围着一座葱茏空谷,湖心浅滩处,则是一株郁郁苍苍的硕大苹果树,其上结满了累累的金色果实。俏如来此时正身披一幅白纱,赤足立于水面。他从枝头取下一枚金苹果,动作轻柔,堪比一片羽毛落在水中,唯恐惊扰沉眠的众神。欲星移伏在岸边抬眼看他,总觉得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哎呀,这可不妙。

  

  他师侄于光之中露出微笑,捧着那枚金苹果向他走来,如同一道晨曦,跨越重重波涛的阻碍,终于照进深海。他停在欲星移面前,端详着手中的果实,并不看向水中的鲛人。

  

  “师叔从前重伤累及经脉,故而新伤愈合得极慢,此事我已猜到了。”

  

  “不愧是钜子的徒弟,吾确实也没想瞒过你。”

  

  欲星移苦笑一声,下意识伸手按住侧腹的伤处。虽然已经服下许多灵药,伤口好转的速度却仍旧事与愿违。再次抬头时,他看见俏如来轻咬了一口那传说中曾引起众神征战的苹果,黄金般的汁液淌过他葱白指尖,沿着线条优美的下颌没入颈项,仿佛为白玉神像镀上一层金边,法相清圣、贵不可言。

  

  平生第一次,欲星移浸在水中,仍觉口干舌燥。

  

  他的师侄缓缓解除浮空的法术,将自己渐渐沉入湖水,直至视线与他齐平。俏如来满头银发晕开在水面,薄纱滑落,露出肌理匀称的漂亮胴体,看得欲星移喉头发紧——镜花水月、梦幻泡影,不过如是。

  

  俏如来俯首托起欲星移的鬓发,将那枚苹果送至他的唇边,倾泻的黄金液在他指缝间潺潺奔流,他师叔却无心去看。

  

  “俏如来倒有一法,但看师叔……是否愿意一试?”

  

  欲星移早便知道自己对俏如来有些别样的心思,或许是因为行事作风相近,也或许是破佛国之局时生出的绮念心魔。但他始终认为,在他们二人望不见尽头的寿数之中,这点微不足道的意乱情迷,不过是恒河沙数、沧海一粟,亦不会有实现的一天。

  

  直到今日,直到此时。

  

  俏如来在吻他。意识到这一点,欲星移泅泳在水中的尾骨都开始发麻。但他不甘就此丢盔卸甲,无论如何千疮百孔自欺欺人,他须得穿戴好为人师长的外袍,才能从他师侄手中夺回主动。

  

  借着沉浮的水流,俏如来用唇瓣在欲星移的嘴角迂回磨蹭,带来一股清幽绵长的淡淡果香。舌尖叩开他齿关之时,俏如来手中的果实瞬间化作一捧琼浆,在亲昵的吮吻中,悉数被哺进了欲星移口中。阵阵暖流立刻沿着血液淌遍他的四肢百骸,方才还隐隐作痛的伤处,此刻已是肉眼可见地正在愈合。

  

  无视欲星移紧绷的身体,俏如来的指尖沿着他的胸口慢慢下移,用极度于礼不合的手法扫过他的鳞片,最终落在伤口周围,确认那里的肌肤已然完好如初。

  

  “这棵树的由来师叔想必也清楚。如今诸神已去,我恐它神力消散、不复存在,世间再无一物能见证神代,便将其保留下来,时时用精血浇灌。偶然间发现这果实竟能入药,今日总算是派上了些用场。”

  

  欲星移的心思转了几转,好不容易才清空脑中闪过的诸多荒唐设想,他努力平复呼吸,按下语气中难以掩盖的失落。

  

  “原来师侄的方法,是这。”

  

  “既是我精血所养,自然需要俏如来亲自引导方能催动。师叔莫不是……想岔了?”

  

  年轻俊美的神祇将手臂松松缠绕在他颈间,低声失笑,用一双心思玲珑的琥珀瞳仁观察欲星移的反应。水面之下,他在他师叔身上作乱至今的另一只手,始终未曾收回,倒反而径直向下,握住了一件本不该在眼下现身,却有些按捺不住的物什。

  

  “哦……原来师叔想的,却是这。”

  

  他眨眼的动作流露出八分促狭,眼角眉梢皆是笑意。高傲骄矜如欲星移,将他这番情态看在眼中,心下也无半点恼怒,咂摸许久,亦只品出了十二万分的无邪可爱。

  

  若是有人能点评现下情形,怕是皆要认为他师侄比他更像塞壬,还真是……后生可畏啊,哈。

  

 (中略)

 【加密部分详见poipiku神秘代码204029】

  

  他师侄若非天生媚骨,怎能惑他至此?

  

  时也、命也,他该当此劫。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6 )
热度 ( 25 )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